二汪汪汪汪

P1绝色天龙

P2绿色蝙蝠

P3黄色幽兰

P4手枪

P5黑色玫瑰

P6西瓦飞龙

P7折纸战士G柴犬

P8折纸战士G战士头盔

我想我还是喜欢嘉金的

《古堡里的月亮公主》

《暗芝居》

《大草原上的小老鼠》

《小糊涂仙》

《小神仙和小仙女》

《丁丁历险记》

欧美风动画片,忘名了。人物胳膊腿细细的。主角是女的,好像是橘色卷毛,能和镜子里的自己说话。校园日常与奇幻。

欧美风动画片,讲小朋友的们故事。主角好像叫露露?

《马丁的早晨》

《西游记》

《正港奇片》

《滚蛋吧肿瘤君》

《龙与地下室》

《海绵宝宝》

《蓝猫淘气三千问》

《哆啦A梦》

《樱桃小丸子》

《蜡笔小新》

《猫和老鼠》

《大力水手》

《兔八哥》

《飞天小女警》

《怪物史莱克》

《惊爆校园》

《无字铭文》

《we bare bear》

《越狱兔》

《名侦探柯南》

《朋友是猫》

《overlord》

《回转企鹅罐》
《此时此刻的我/超时空幻境》
《happy sugar life》
《刺客伍六七》
《凸变英雄baba》

《凸变英雄 leaf》

《全职高手》
《杀戮的天使》
scp基金会

《神秘博士》

《九号秘事》

《黑镜》

《二十世纪少年的配角们》

《大剑》

《昨日青空》

《奇诺之旅》

《工作细胞》

《最底线渣男》

《凉宫春日的忧郁》

《舒克贝塔》

《哪吒传奇》

《小虎还乡记》

一个叫魔笛什么的动画,主角的黄色魔笛和反派boss的黑色魔笛对抗。boss一直想俩魔笛合体。

似乎是上个世纪的国产科幻小说,忘名了。兄弟俩看了超能力节目希望有掰弯汤勺的超能力。但是实际上拥有心灵感应的能力。被国家的科研机构发现。集合了全国有各种超能力的小孩来研究。故事最后是遇到了潜伏在游戏盘里的……什么玩意儿来着好像长得像螃蟹。打败他,happy ending。

《有猫在》

《魔方大厦》

十二生肖守护童话世界的日本单元剧动画,忘名了。

《霹雳赛车》

《魂音》

《初末》

好像是迪士尼的美国校园背景的魔法少女漫画,主角组五人,记得有个操纵水有个操纵空气的,其他忘了。记不得名字。

《子不语》

《花非花》

《幽默大师》

《打个盹儿》

《喵呜,来摸》

《脱力的彼尔德》

《月亮忘记了》等几米的绘本

《五亿年按钮》好像叫这个

一个“科学”解释并自圆其说后宫漫男主为什么受欢迎的科幻漫画,忘名了。

《华札》

《自由的尽头是》

小时候看的一个动画片,忘名了,好像是国产的?主角是十来岁的习武小男孩,清朝人的头型。为了啥来着反正要挑战一个什么塔。一层一层打上去,一层比一层强。打到最后塔顶都打飞了,砸到塔下等他的小女孩了。不过塔顶是空的,人没事。

小时候看的一个欧美风的动画片。主角一行人好像穿越到了小说里。每一集解决一个事件,并设法回到原来的世界,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回去。结局忘了。

主角是鸭子们的超级英雄动画,忘名了。

《鸭子侦探》:主题曲给当时的我带来极大的恐惧。

好像是个韩国动画片?鸭子女孩和王子?不知道为什么鸭子女孩特别讨厌别人指着她说鸭子屁股。

欧美风的亚瑟王动画,内容基本记不清了。

《王国之心》漫画版,看了个开头结尾。

《李献计历险记》

《折纸战士G》

《折纸战士X》

《偷星九月天》


想起小时候电视上看的一个好像是动画电影?欧美画风,大鼻子。看到的时候已经到后半部分了。好像是一群壕坐在类似阶梯教室的地方赌博?下面有人骑自行车,就赌这个。骑得是那种原地踏步的骑不走的自行车。骑不动的人被枪杀了。整个动画好像没有人说话的声音,骑自行车的人的呼吸声特别清晰。最后还在骑自行车的人的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把连着自行车的整个大机器骑跑了,完。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想再看看。似乎是《疯狂约会美丽都》

幼儿园的朋友借给我的据说是美少女战士第二部的动画碟。后来回忆一下,那分明是美少女角摔。还是不知道名字。

《星游记》

美女警察们的故事。日本动画,忘名了。

长大了才知道是叫《星际牛仔》的动画以及发现站错了cp(;へ:)


【佩艾】没头脑先生与不高兴小姐<完结>

口口口:


  *cp:佩利×艾比
  *二狗的约稿 @二汪爱炒饼
  *从今天开始每天四章一发,直到发完。
  *毫无逻辑的垃圾文
  *如果ooc那就是我的错。
  *完结撒花。
  
  
  
  
  <<<<<<<<<<<<<<<<<<<<<<
  
  
  
  
  17.
  
  蝉鸣阵阵的夜晚,散发出碳火味和肉香的大排档,一男一女人手一罐廉价啤酒对坐痛饮。桌上是堆成山的烤串签子和肉骨头。
  “咕咚咕咚咕咚……哈呼……爽!!!再给本小姐开罐啤酒。”玳瑁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此时毫无形象的拍桌大嚷,她左手是五根撒着碎孜然的羊肉串,右手捏着空啤酒瓶把桌子扣的哐哐作响。
  “好!厉害!”佩利也有上了头,他兴奋的吼了一声,然后直接把手里的罐装啤酒捏爆了。透明的酒液染了满手,他皱眉,从邻桌拿了个空杯子,剩余的酒水往杯子里倒。
  “哈哈哈哈哈傻子,蠢蛋,大笨蛋。”艾比捂着肚子接过酒杯,笑的很开心,很猖狂。她维持着猖狂的笑往肚子里灌酒,然后就被酒水呛得半死。粗劣酒精的泡泡在大小姐娇生惯养的气管里横冲直撞,把女孩整得眼泪鼻涕糊满了脸。
  这回轮到佩利笑了,他捂住嘴巴,转头嘿了两声,语气颇为嫌弃。
  “女人就是没用。”
  “要你管啊!”尽管咳得要死要活,但艾比还是努力的撑起自己那点尊严脸面。“咳咳……咳咳咳说的咳……说的你好像就是自体繁殖不是你妈生出来的一样……咳……咳咳……”
  这次佩利沉默了。
  



  
  
  18.
  
  
  “我没有妈。”狂犬的声音有些闷,难得显出可以称之为忧郁的神气。“也没有爸,更加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兄弟姐妹,所以你要骂人还是直接骂我的好。”
  “呃,那什么,抱歉啊。”艾比有些楞神,她呐呐道了声歉,然后掩饰般的低头喝了口酒。
  “没事没事,反正你骂我也没什么感觉,那帮家伙经常拐弯抹角的骂我,还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骂,真当我蠢蛋吗。”他狠狠喝了口酒水,将手里的玻璃酒杯重重摔在桌子上,表情狰狞,跟路边汪汪吠叫的野犬没甚两样。
  “老板!!”他大吼。
  “再来二十罐啤酒!!”
  
  





  
  19.
  
  
  小桌上的气氛又重新回到了热闹。两个在机缘巧合下相逢还“生死与共”过的家伙本质上都不是什么心思深沉的人,就算刚开始艾比还存着几分套话的心思,但几大瓶扎啤灌下去之后就什么都丢了。
  喝上头她就开始拍着桌子冲前方大倒苦水,恨不得把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十几年鸡零狗碎的委屈事情都说上一遍。
  “那帮别家的臭女人小时候抢我喜欢的裙子,抢我的玩具,现在听见老娘要相亲了就开始千方百计打听我的相亲人选,每次借着陪我这个“好朋友”挑选的借口,一个个打扮的比狐狸精还骚,抛媚眼抛的眼珠子都斜了。干嘛!笑什么笑啊!不许笑!!”她伸出手去推佩利。哼哼唧唧推了半天没推动,干脆就握拳打了他肩膀一下,反倒把自己痛的半死。艾比对着疼痛的地方吹了口气,然后冲佩利龇牙。
  “怎么,你喜欢他啊。”
  佩利咬了口手里的烤排骨。
  “怎么可能!!就那个香水男??!比那帮狐狸精还骚好吗,他还画眼线!!擦得还是甜心宝贝的香水!不是女装大佬就是GAY!我敢拿自己的脚指头发誓那帮女人就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哦——”没头脑先生老神在在的回应了一句,接着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有些好奇的看向不艾比。“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哼哼,本小姐要找的,那绝对是全宇宙最炫最酷最拽的男朋友了!!”
  女孩子单手握拳,表情坚定。
  



  
  
  
  20.
  
  
  在那个六月燥热的夏夜里,看着对面那个脸蛋红彤彤却双眸晶亮的女孩,佩利的心不知怎的,忽然跳漏了两拍。
  全宇宙最炫最酷最拽??
  那不就是我吗。
  佩利想。
  



  
  
  
  THE END.
  
  
  
  
  
  

【佩艾】没头脑先生与不高兴小姐<14-16>

口口口:


  *cp:佩利×艾比

  *二狗的约稿 @二汪爱炒饼

  *从今天开始每天四章一发,直到发完。

  *毫无逻辑的垃圾文

  *如果ooc那就是我的错。

  *还有一千多字,于是明天完结。
  
  
  
  
  <<<<<<<<<<<<<<<<<<<<<<



  
  
  
  14.
  
  夏天的夜晚总是蚊虫多的。潮湿闷热的空气再加上小巷子里面挨挨挤挤的盆栽植被,简直就是最天然的养蚊场。于是,在巷子里露胳膊露腿的两个人理所当然的成了蚊子的饲料。
  啪!
  拍死第十五只嗡嗡叫着在自己肩膀上吸血的蚊子,佩利抓着已经鼓出小包的肩膀,对抱膝坐在别人家门口一身清爽的女生表达了内心的不解。
  “为什么你没被咬啊!”
  艾比斜斜的瞟了佩利一眼,然后从自己那堪比异次元空间的口袋里掏出个绿色的小玻璃瓶。她把玻璃瓶扔给佩利,佩利接过,看着瓶身上“风油精”三个小字彻底惊呆了。
  “为什么你身上什么都有啊。”他看着艾比的眼神就像是直面世界第九大不可思议,充满了对超自然力量的叹服和震撼。而且只是去听个演唱会这装备也太tm齐全了吧??!
  艾比大小姐表示洒洒水,她很镇静的掏出个小苹果,然后又从自己的长筒袜里侧抽出把万能刀,开始安定的削苹果皮。
  “我这算什么啊,我认识的人里面还有随身常备急救药箱的呢,更加夸张一点的在后槽牙里塞毒药,被人逮住了就立马自杀。”
  明明是盛夏六月,可佩利听着女孩子平静的叙述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怎么听起来那么像个鬼故事的,他搓搓自己冒出鸡皮疙瘩的手臂,想着要是这姑娘待会来个“求求你送我回家”那可就真成鬼影实录现场了。他虽然身手已经够的上道里顶尖,可承受能力也就是小混混水准。杀人他不怕,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事情,况且他杀人不爱捅刀,偏爱扭脖子,关节咔吧一响这人也就没命了,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不管是心理还是视觉都毫无负担。
  可他不怕人不代表就不怕鬼,当然那些被他干掉的手下败将就算是找回来他也不怕。准确的说,他害怕的是一切未知的东西。他打了个哈哈,打算终止人质小姐的叙述,可是却在对方接下去的话里愣了神。
  “如果你被绑架个二十来次你也就会习惯出门前多准备些东西了。”艾比小姐用刀把手里的苹果分成两半,自己咬了口,然后把另半块往前递,一副给佩利的架势。
  
  




  
  15.
  
  “不是说你们有钱人的日子向来过得很好吗。”
  佩利低着脑袋接过苹果,刘海垂落,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边咀嚼边扔出自己的问题。那声音也是含含糊糊的,含糊的像是在掩饰什么。
  “嗯,如果单单以物质上来说,确实很好啦。”艾比捧着脸,倒是没有立刻反驳佩利的话。这让身形高大的青年瞪大眼睛,惊诧的抬起头,他的嘴角有水渍和果渣,在灯光下亮晶晶的,让红头发的人质小姐捂住嘴笑了几声。
  “但是,嗯,我应该怎么说呢……啊,算了,我就跟你打个比方。比方说,如果今天让你吃肉,你高兴吗。”
  “屁话,老子当然高兴啊。”即便努力抑制,金毛大犬红眼睛里的兴奋还是很难消失掉。青年蹲坐着,上半身微微前倾,看起来真跟只狗一样了。
  “那么,以后顿顿都让你吃肉,月月吃年年吃,你还会像吃第一口肉的时候那么高兴吗?”艾比笑笑,冲绑架犯先生做了个鬼脸,又举举拳头。“你肯定就会嫌弃经常吃的肉不够好吃了,就算还是很开心,可已经不是最初那种就算死去也没有遗憾的开心了。所以就要换种更加好的肉。可是更好的肉要更多的钱,于是你就需要更努力的赚钱,用尽一切方法去赚,为了得到更好的,能带给自己更大幸福感的东西。”
  “而在得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失去的是更多东西,自由,满足感,还有很多人包括你自己的人生安全。”
  佩利没有说话。艾比见他这副样子,耸耸肩膀。
  “当然这也就是我自己的一些观点,你怎么想是你自己的事情。”
  






  
  16.
  
  “其实你说的挺好。比卡米尔和帕洛斯那两个家伙说的好多了,起码我能听懂。”佩利从树梢上掐了片叶子,用叶子硬质的茎剔牙。“我也觉得你们这些有钱人磨磨唧唧的,成天叨念什么‘诗歌’什么‘人性’的真是烦得要死,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吃点肉,吃饱了睡一觉就什么都没了。”
  “啊说到肉,我还是好饿啊。”
  在艾比抽搐的表情下佩利捂住胃,像狗一样的开始四处嗅。
  “我好像……闻到了大排档的味道哎!!”
  “啥玩意???!!”
  忽然从哲学人生过度到撸串艾比小姐表示这发展太快她完全接受不良啊啊啊啊啊!!!!(╯‵□′)╯︵┻━┻
  
  
  
  



  tbc. 
  

【佩艾】没头脑先生与不高兴小姐<9-13>

口口口:


  *cp:佩利×艾比


  *二狗的约稿 @二汪爱炒饼


  *从今天开始每天四章一发,直到发完。


  *毫无逻辑的垃圾文


  *如果ooc那就是我的错。
  
  


  
  
  <<<<<<<<<<<<<<<<<<<<<<
  


  
  
  9.
  
  艾比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坐在一部失控云霄飞车上。当然最可怕的不是“失控的云霄飞车”,毕竟再可怕的失控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都能被人为压制下来,而她现在底下精力充沛四处乱飞还能时不时带着她来个托马斯七百二十度大回旋的坐骑的发疯程度根本就不是人为能压制下来的。
  她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干,有点累,有点不想再尖叫了,可在闭嘴的下一秒艾比更加崩溃的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有枚子弹根本就是贴着头顶蹭过去的,她甚至能清晰的在那个瞬间感受到微凉的金属触感。于是女孩揪着佩利先生的两只耳朵,跟只尖叫鸡一样开始嚎起来。
  同时嚎起来的还有佩利。
  这个女人是属老虎钳的吗怎么掐人那么痛啊!!
  
  


  10.
  
  
  “啊啊啊啊啊子弹!!往左边!你到底在瞎跑些什么啊你这个白痴!!!”
  “靠靠靠靠臭小老鼠不要我耳朵!你想死也别拉着我啊!!”
  “你tm的当老娘想啊!啊啊啊往左边跑啊要被打中了呜哇哇!所以说为啥你会被那么多人追杀啊!!你睡【】了他们老婆吗??!”
  “你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没有营养的东西!老子像是那种人吗?!我明明就只是干【掉了他们老大!!”
  “你这还不如睡【】了他们老婆呢!”
  


  
  
  11.
  
  不要问艾比为什么会那么懂这种道上的话,要知道身为玳瑁财团的顺位继承人,她幼时被绑票和在绑票现场听“道上话”的次数真是十只手指都数不过来。
  只是以往那些绑票都没有一次像今天那么刺激。
  “所以既然要逃跑不是应该往越僻静越荒凉的地方跑吗??!你再跑一点就要扑进警察局了啊大哥!!”
  “你说的好有道理啊。”佩利也顾不上被揪住耳朵的疼痛了,脚步一挫,一个急刹车就是往着不远处某条仅可单人通过的僻静小巷拐,身后追杀大军被这人的动作搞得措手不及,噼里啪啦扑成一堆。
  “想不到你也挺聪明的嘛。”
  傻狗先生跑的十分高兴,趴在他背上的艾比小姐捂住自己的额头,开始思考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面前这种傻狗的存在。
  而且居然会有比傻狗更不可言喻的追兵追傻狗。
  呵呵,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艾比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刚刚八成是哪个追兵情急之下当手榴弹丢过来的小黄瓜,小黄瓜上面沾了点灰尘,但整体看起来依然清脆多汁鲜嫩可口。
  就决定是你了,不高兴小姐点点头,拿起黄瓜狠狠啃了一口。
  先润润嗓子,待会才有力气做只合格的尖叫鸡。
  
  
  


  
  12.
  
  
  当然,命运并没有再给艾比做尖叫鸡的机会。
  后面的路程相比之前简直能用轻松惬意来形容。也不知道是因为黑道都是准时打卡下班还是追他们的这波人特别有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精神的原因,两人在巷子里七拐八拐了两个多小时愣是没有再听到一声枪响。
  啃完一跟黄瓜以后艾比见背着她的傻狗没停,于是又镇定自若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巧克力,曲奇饼干,沙琪玛,米老头,奶油瓜子……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臭老鼠别再吃了!!!”
  



  
  
  13.
  
  佩利说他很饿,很饿心情就不好。
  “那你心情不好就要吃小孩吗?”艾比两只眼睛瞪得很圆,里面闪烁着感兴趣的光。
  “……”
  这都什么跟什么。
  最后艾比小姐抬头看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乌漆嘛黑的天空,勉为其难的从兜里掏出一包五香牛肉干给佩利。
  “那什么,最后一包了,你省着点吃啊。”
  咬着牛肉干蹲在青石板子凸起的地方。转头看看坐在别人家门前台阶上开始吃能量棒的红发女孩,在夏季湿热的晚风里,佩利头一次生出了心酸的感觉。
  
  
  
  


  
  tbc.
  
  
  
  
  

【佩艾】没头脑先生与不高兴小姐<5-8>

口口口:

  *cp:佩利×艾比


  *二狗的约稿 @二汪爱炒饼


  *从今天开始每天四章一发,直到发完。


  *毫无逻辑的垃圾文


  *如果ooc那就是我的错。
  
  
  
  


  <<<<<<<<<<<<<<<<<<<<<<
  
  


  
  
  
  5.


  
  就这样,两人可以说是勉强开启了“相依为命”的逃跑旅程。
  当然从实际来讲需要逃跑只有一个人。
  “所以说我为啥要和你跑啊!”被金发男人扛在肩膀上的娇小少女用完全不符合身材的分贝悲愤咆哮,音量大的不光可以让天际盘旋的飞鸟扭出了饱受惊吓的S形曲线,还让正在表现“实地跑酷”的某位绑架犯脚底一滑。
  “想死你声音可以再大一点!小老鼠!”差点掉下五楼平台的家伙扒着平台的围栏,用不弱于对方的音量吼回去,感受到肩膀上的剧烈挣扎和腰间敲击之后,他又重重哼了声,紧了紧环在对方腰上的手,重新奔跑起来。


  靠,有什么了不起的,没见过这么没有绑架精神的绑架犯,说好的藏在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等人来赎钱呢?!说好的不用那么大运动量呢??!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不高兴小姐碎碎念嘀咕。


  靠,没见过这种被绑架的,说好的腿软吓尿不敢动安静如鸡呢?!说好的乖乖巧巧让人摆布呢??!说好的恐吓下就很好搞定呢??!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没头脑先生咬牙切齿。


  
  6.
  
  艾比小姐现在很不高兴,她觉得自己现在沦落到这幅境地一定是因为自己没有本命年穿红内裤的原因。
  明明只是偷偷溜出来看爱豆的拉票演唱会,莫名奇妙被摸大腿不说,还被那个胆敢摸她大腿的色情狂“劫持”了,劫持了也就算了,结果现在居然还要被一堆不知名的家伙追杀。
  她的头发蓬乱,褶皱蔓延在原本平整的布料上,艾比想要是现在那个嘴巴死欠的弟弟看到自己,八成会捂住嘴满脸惊恐的说——“靠,老姐,你被人强暴了?!居然有人愿意强暴你吗??!”
  虽然在自己绝对会在那个衰仔说出这句话的第一时间打爆他的脑壳,但就光是这样想,她就心塞的不行。
  那个傻大个把她扛在肩上,速度快的简直就像安了个发电机,傻大个的肩膀又硬又胳肉,怼在胃上,让人想吐。
  “喂,放本小姐下来,我想吐了。”
  她伸出手指头戳戳佩利的腰窝,面无表情呈目死状。
  “丫头片子不要说话!!没看见我现在在逃跑吗!”佩利扛着艾比,侧身躲过扫向他的子弹,躲闪的间隙他眼角余光扫了身旁的铁皮垃圾桶,于是在接下去的旋身后,他直接一个飞腿把垃圾桶朝声源踢去。
  铁器撞到肉体上的沉闷响动让狂犬很是愉快的咧开嘴,他舔舔嘴角,单手叉腰,表情十分得意。
  “大爷我刚刚这个动作是不是帅到爆炸!”他仰天大笑了阵,然而发现他唯一的观众并没有给予相应的反应,于是他肩膀往上顶起,掂了掂红头发的小矮子。
  “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艾比突然说出这么句话。
  “呃……那就坏消息吧。”如果常人肯定会听坏消息的,那么自己岂不是要中了这个死丫头的小把戏。
  佩利捏着下巴,觉得自己真是世界第一聪明人。
  “坏消息就是,老娘刚刚屁股对着外面,所以错过了你那一系列没有品味堪比臭脚的射门动作。”
  还没等佩利生气反驳,艾比又说话了,声音中还传达出某种可疑的愉悦。
  “坏消息说完了我给你说条好消息吧。你的裤带现在在我手里哦,绑架犯先生,你要是再不把我放下来,老娘就直接吐在你裤裆里!”
  “卧槽你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哦呵呵呵呵呵呵~”
  
  


  
  
  
  7.
  
  经过甲乙双方的短暂交涉,两人暂时达成了共识——艾比小姐从趴在对方肩上,变成了趴在对方背上。
  刚开始的视野开阔让艾比还挺高兴的,学着幽灵公主里面那个女主角那样朝着天际远处喊了两嗓子之后,她晃晃脑袋,觉得自己无比帅气。
  接着在被一枚子弹撩过留海之后瞬间僵硬。
  “我就说你小子怎么答应那么快,感情你特么拿老娘挡子弹???!!”
  佩利耸耸肩,表示都是你自己选的跟大爷我没关系。
  于是,在接下去的一个小时,现场充斥着艾比小姐——“啊啊啊啊啊要撞上了!!”,“靠靠靠靠往左躲!要被打中了啊啊啊!!”,“死色情狂绑架犯,如果本小姐在这里出事了本小姐做鬼都不放过你啊啊啊啊啊!!”诸如此类的尖叫。
  
  
  
  


  
  
  8.
  
  
  佩利皱皱眉头,忽然觉得甩掉后面那群杂鱼简直刻不容缓。再给背后那女人这么嚎下去他的耳朵一定会报废的。
  
  


  
  
  
  tbc.
  
  
  
  
  
  
  

【佩艾】没头脑先生与不高兴小姐<1-4>

存档

口口口:


  *cp:佩利×艾比


  *二狗的约稿  @二汪爱炒饼


  *从今天开始每天四节一发,直到发完。


  *毫无逻辑的垃圾文


  *如果ooc那就是我的错。
  


  
  
  
  <<<<<<<<<<<<<<<<<<<<<<


 


  1、


  从前有个没头脑先生和不高兴小姐。


  有一天,他们相遇了。


  没头脑先生其实不叫没头脑,他有个很简短,也很有趣的名字——佩利。老实说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新潮,在这颗星球上也就比“查尔斯”“麦克”这种类似于王二狗李二蛋档次的名字好上那么些,往通俗里讲也就是和“张建国”“李强兵”的水准相近。


    但佩利并不为这种事情苦恼,相反,他对自己的名字有种奇怪的自得感。


    你看看,好叫,好记,又朗朗上口。比那些“维尔斯什么什么斯基三世”或是“什么西什么达十五世”的怪名字要好听多了。长到饶舌的名字只是那些口袋里装满金币的蠢鬼吃饱了撑地想出来的玩意,而贫民区出生的暴徒并不需要这些东西。它们无法给饥肠辘辘的身体带来食物,也无法使衣衫侧边的破旧口袋里多出几枚金币,过于长的名字只会拖后伙伴呼唤你的速度,增大你被棍子打到的几率。


    所以贫民区的家伙通常只有十分简单的姓名。


   “佩利!佩利!”白发的男子身体从小楼敞开的窗户里探出来,呼唤着下方的同伴,本来正蹲在门槛前懒洋洋打瞌睡的青年仿佛是被打开了什么奇妙的开关,他蹭的一下站起来,双手掌心互相把手指关节压的咔哒响。
  
   “怎么了帕洛斯!老大又要带我们去打架了吗?!”
  
    他仰头,看向上方的骗徒,双眼里的兴奋一览无余。白发的骗子左手撑着窗框,右手捏着轻薄纸张的边角。抖抖手里的纸,他轻笑出声,接着松开二指,就这样让手中白纸晃晃悠悠扑上下方狂犬的脸。
  
    猝不及防被盖了满脸纸,佩利就这么维持着仰头的姿势僵硬了几秒。听见上方传来压抑的轻笑声,他反应过来方才怕又是被帕洛斯耍弄了。他倒是没生气,或者说不会因为这种不重要的小事生气,对于佩利来说,能让他燃起怒火的,只有懦夫的脱战和被压抑的斗争而已。将脸上的纸头拿下来,粗略扫上几眼。依旧是往常那样纷繁复杂的资料,那些漆黑的小字密密麻麻挤作一堆,杀伤力堪比卡米尔电脑屏幕上乱码般的程序。于是他哼了声,将那些让人头痛的资料往身后一扔。


  哗啦。


  纸张纷扬落下,犹如白日落雪。


  “哇哦,真是意料之中的让人头痛呢。”帕洛斯伸出食指按了按太阳穴,表情是一种透出戏谑的无奈,可他那对金眼珠却是诚实的,它们毫无波澜,跟脸上生动灵活的表情处在两个极端。那是骗子的特征,这些封闭了内心的人用自己这张嘴编造出最美好的梦境,最完美的未来。然而他们的眼神是濒死的。麻木,淡漠,所有生机被一铲子又一铲子埋到万米深的地底。


  还真是各种意义上的糟糕透顶。


  但佩利不管这些,因为他根本不会听从白发骗子说的话,野兽唯一信任的从来都只有自己的直觉,而那些所谓的调侃戏弄,只要没有造成身体上的实际伤害,他都懒得去过分关注。


  “帕洛斯你这家伙别多啰嗦,就说目标是谁吧。”他打了个哈气,兴致缺缺地掏掏耳朵。


  
  
  
  2、


  被一群人追着赶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下次一定要找个人少点的地方再动手。蹲下身躲过贴着头皮滑行的子弹的时候佩利这么想。他龇着牙,迈开大步,一脚踏在小巷中某面墙壁突起的砖面上,膝盖微曲,借着跑步的惯性翻墙而过。下一秒他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揉揉肩膀又往前冲刺。


  前方不远处是某个选秀节目的拉票现场,带着鸭舌帽的蓝眼睛歌手在露天的演唱台上唱着自己编曲的情歌,脸上温柔和气的笑容让台下不知道多少怀春少女想要表演一个现场暴毙,尖叫声此起彼伏,连身后的枪声都要盖过去了。


  叫个屁,长发的金毛大个子臭着张脸蹲在充满脂粉香气的人堆里,努力控制着心中的狂躁。要是现在爆发造成骚乱,让那些在附近搜寻自己的杂鱼发现,从而坏了头子的计划。他敢肯定下个月帕洛斯那堆见了鬼的文书工作肯定会被雷狮毫不客气地扔到自己身上。毕竟,对于自贫民窟出身的恶犬来说,写公文可是比肉体刑罚更让精神痛苦的存在。


  作为一个合格的上位者,雷狮对于如何惩治办事不力的下属可是深谙其道。


  “金!金!看这里!我爱你啊!!”


  “王子!王子我爱你!”


  身为一个24K纯金直男,同时继承了纯的无法提纯的直男爱好的佩利实在无法理解那些女人对于台上“老熟人”又哭又叫宛如发疯的行为。要知道,台上蹦来蹦去的金毛三天前还在他面前笑咪咪的用目标的裤裆按烟头,身为目睹者之一的佩利实在无法对身边这群迷妹有一星半点的理解。


  那家伙都没我帅,某人在心底哼哼。
  
  正当他出神的时候,随着高台上歌手的一声呼哨,身边围拢的人群忽然朝前方涌去。人群挨挨挤挤着,弄得他重心不稳。他低声轻啧,右手习惯性前伸,试图稳住自己的身体。
  
  嗯……他确实是想稳住重心来着……
  
  握住前方少女光滑的小腿,佩利面无表情的想。
  
  “啊!!有色狼啊!!——”
  
  
  
  3.
  
  
  四目相对的那个瞬间佩利有些微的怔愣,尖叫的是个女生,个子不高。好吧是非常不高,他蹲下身几乎都能跟对方平视。那妹子也是刚才尖叫团里的一个,此刻她脸上那双水红色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脑袋顶上的发辫仿佛也愤怒的原因支棱起来。
  看起来真像几天前那只冲他汪汪叫唤的小贵宾。
  啊啊,话说……那狗脑袋上好像也有个揪吧?
  这是佩利被打耳光前一秒内的想法。
  
  
  4.
  
  “死色狼,居然敢占本小姐便宜,我打不死你!!”
  
  所以说惹谁生气也不能惹女人生气。
  
  本来那群人找了半天找不到袭击者的位置,都打算转身离去了。结果被那声尖叫惊的纷纷转过头来。现在可好了,这个扒着人姑娘小腿的色情狂怎么看着就那么眼熟呢,哎呦这不就是刚刚干掉头头的家伙吗,兄弟们赶紧抄家伙上啊,升职加薪出任二把手迎娶白富美就看这一刻了!!!
  
  不知道是谁先打出了第一发子弹,在剧烈的枪声响动过后,被疯狂拍脸的某人瞬间拽住少女的手腕把她捂着嘴扣进怀里,接着就是往人群之外的某处地方一路狂奔。躲进人群里固然可以避免被阻碍对方搜寻的进度,但同样也会爆发大规模的枪战。在执行任务前雷狮特意交代过不许闹出太大的动静,这点底线佩利胆子再大也不会随意去踩。
  
  “呜呜呜呜?!!”
  
  狂犬能感觉到怀里的挣扎,少女的温度透过贴身柔软的衣料传到他身上。莫名的,让心跳都开始快了一两拍。
  
  于是佩利深深吸气,一个手刀劈晕了怀里的小矮子——妈的,让你乱动,搞得老子都快心率不齐了。
  
  


  
  
  tbc.
  
  
  
  
  

我二狗就算饿死,死外边,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吃拆叶橙的cp/不会吃原作中关系好的同性的cp/嘉金之后不会再买同人cp本!!!

韩叶真好吃。

三重打脸,疼死我了。

我本来不好韩叶这一类cp,结果偏偏韩叶就gay到我了。回想起来大概是老韩说“我等你回来”时候的王霸之气(?)令我折服。